在23岁那年,我有了一个亲弟弟

二胎政策开放后,不少人有了弟弟/妹妹。这其中包括这样一类群体,他们以独生子女的身份度过了童年少年,反而在成年之后,拥有了自己的弟弟/妹妹。

二胎政策开放后,不少人有了弟弟/妹妹,这其中包括这样一类群体,他们以独生子女的身份度过了童年少年,反而在成年之后,拥有了自己的弟弟/妹妹。

今天采访的这位女生,在22岁那年有了自己的亲弟弟。关于这样一种并不常见的家庭形式,她有话说。

口述:Allo,25岁,弟弟2岁半,父亲53岁,母亲45岁。

整理记录:野马君

我高中毕业那年,妈妈曾意外怀孕,她当时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生下那个孩子,但因为那时二胎政策还没开放,我爸爸妈妈都是职工,为了工作考虑,最后还是没有生。

我妈妈是个事业型女性,工作总是很忙。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更多的是爸爸和外婆在照顾我的生活细节。也许是因为这一点,年纪越大,她越爱孩子,越希望能够亲身去体验照顾一个孩子的酸甜苦辣。

而且,她似乎也觉得,在他们父母百年之后,我会多个倚靠,没那么孤单。

在23岁那年,我有了一个亲弟弟

△配图来自电影《请把我哥带走》

有段时间她特别喜欢一个亲戚家的小姑娘,她会把那个孩子叫到家里来,给她买好吃的,有时都想让她住在家里,连出去玩都会惦记着给她买礼物。

不过,尽管如此,二胎政策开放后,妈妈并没有二胎的打算——我弟弟也是意外怀孕来的。

在意外怀上我弟弟之后,他们还是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爸爸的态度是倾向于不要的,但他性格本来就不是一个强势的人,所以并没有很强烈地表明他的态度;妈妈主观意愿有点想要,却也有很多担心:我爸爸身体不太好,属于“三高”人群,一直用药,所以会担心以后胎儿不健康或者以后身体不好;另外,他们年纪大了,养孩子又需要很多精力。

在23岁那年,我有了一个亲弟弟

妈妈打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在研究生的宿舍里洗衣服。今天想起来依然觉得很神奇——她说,要跟你说件事。我问,你怀孕了吗?

我当时并没有很多惊讶,只是说,如果你们想生,那就生吧。甚至没有考虑过家里多了一个小生命会对我、对他们、对我们这个小家庭产生什么影响。

我只是觉得,他们生儿育女是他们的事情,可以自己做决定。我虽然是他们的女儿,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是独立于他们的。

现在想来,我当时考虑得并不充分。一个生命诞生在我们家,必然会对每个家庭成员产生影响,尤其是我父母在这个年纪要二胎,需要来自家庭成员的支持。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在妈妈犹豫的过程中,外婆的一句话推动了妈妈作决定。外婆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就要吧,反正也有人帮你带啊。

在23岁那年,我有了一个亲弟弟

我后来才发觉,这并非是外婆最想要的。她今年68了,是个很喜欢到处玩的老太太,恨不得天天在路上走亲访友。他们那一代人很辛苦,忙碌了一辈子,养大自己的几个子女,后来又帮忙照顾几个孙辈。现在,她其实并没有想要再养育小朋友的期待。

对于父母生二胎这件事,我向来觉得这是我父母的事儿,并没有太考虑自己的角色。而且我一直在外上学和工作,对自己未来的生活也有不同的期待。

不过,弟弟平安健康地诞生后,我有时也会想,如果有一天家中发生什么变故,我是会照顾弟弟的,这不是愿意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出于事情紧迫度的原因

我爸妈对我也有一些类似的期待。在弟弟出生后,他们有时会表达更希望我回到家乡工作。这样的话,我自己的生活会没那么辛苦,和家里也能多些交流和陪伴,可以帮着养育弟弟,对于不确定的未来也能做些准备。

不过,人的念头是很繁杂的。他们有时又觉得,只要我好就行,不一定要回家。甚至也为我在外地更好的发展,考虑准备一些物质基础。

有时,我能感受得到他们的一点无奈和心酸。妈妈会在我跟她视频的时候说,不愧是姐姐,你看他跟你视频笑得好开心。而且,我妈在我弟弟很小的时候,就会跟他说,你有个姐姐在北京上班,她叫什么名字。她很疼你。

比起他们的期望,我和弟弟的感情似乎并没有太多天然的联结。每次匆匆回家又离家,我们真正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而且,我们之间的差异实在是很大。

回家的时候,我有时会连续几个小时地抱着他,给他哼歌、哄他睡觉。我甚至曾试图蜷缩成他那么小,睡在他边上。但这联结似乎并不来自于“他是我的弟弟”,而是想要靠近一个未经损耗,完好如初的生命,觉得这很治愈,虽然觉得这对于他有点不公平,我有点像个“吸血鬼”。

对于我而言,倒是在这些后来的细节和时光里,不论是线上间接的,我母亲花心思叙述的,还是实际相处中的,“联结”在发生。

不过,仍然可以说,我并没有做好准备去迎接我的弟弟。而我发现我的父母,也许和我一样。

记得弟弟在刚生下来的几个月里,总是生病,妈妈因此有点暴躁和气馁,可能是某种产后抑郁的症状。虽然是第二次做母亲,但很多事情对她来说仍然是陌生的,加上年纪大了,体验会更加艰难。

对于我爸爸,有一次,我记得他一大早开车送我去机场,那次特别的早,我坐在车里睡意朦胧,不知怎么就聊到了这件事,记得他说,或许当初是不是不该生的。我当时听了其实有一点点生气和愕然,意识到他们也是没有完全想明白这件事情,甚至觉得有点被冒犯,也有点茫然。

这两年,我对一些具体层面的问题有些担忧。

我身边和弟弟一样大的小孩,他们的父母都是80后,我家这一对60、70后爹妈在养育方式上还是属于上一代的。

比如我妈平时都会把弟弟捂得严严实实,生怕他受凉,但我去一个80后姐姐家里,她的小孩在家里不穿袜子乱跑也没事,她说这才是科学育儿。当然,这种差异也可能源于两位母亲不同的性格。

我也有些担心,时代发展太快,而父母衰老。

比如,以后的科技会如何参与学校教学,弟弟上学后,如果学校需要求家长运用科技产品配合教学,我爸妈会不会觉得很吃力

但是,我又会觉得,生命会自己找出路。说不定我家能够与其他家庭单位达成合作,而且我弟弟也不是全然被动。都是有得有失的。

当然,上一代的养育方式并非全都不可取,比如,日常生活里,我弟弟受电子产品的影响会相对小一些,家里几位大人好像更倾向陪他一起玩。

关于我的未来,我对婚姻不太乐观,不一定不婚,但至少会晚婚,也不太想生孩子我希望能够花更多时间在自己身上,突破自己,实现对自己的期待,而不想花太多时间生孩子、养孩子。

其实我也有想过,如果不婚,我和我弟弟或许会形成一种不同于一般姐弟的关系,会更像是母子?

不过,这都是顺其自然的,也没有刻意去谋划。

如果父母老了,我也会承担起一些照顾弟弟的责任,其中可能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滋味,人生幽微的时刻。但我还是会去做的。

我其实很害怕用“责任”“应该”这样的词去形容,或许我是在逃避面对?或许我并不想现在做这样的思考?

真不知道。

如果回到我在研究生宿舍里洗衣服的那一天,接到妈妈的电话,我可能不会像当初一样立刻表态说,你想生就生吧。

我可能会考虑得多一点,跟妈妈一起想象下具体要面对的可能性。

但也许,我最后的答案仍然会是,如果你们真想生,就生吧。因为我仍觉得,生儿育女是父母的选择。

或许出于我对我父母的信任,我总觉得他们可以承担自己的选择。

"在23岁那年,我有了一个亲弟弟"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