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鸦欺凌员工、污辱公众智商背后 有赞单季巨亏4亿

"微信生态第一股"杭州电商公司有赞的年会在召开十余天后缓慢发酵走红就不得不归功于其网红CEO白鸦的智慧了。

天生异象,必有妖孽。

如果说新东方年会的一夜爆红离不开幕后黑手的话,"微信生态第一股"杭州电商公司有赞的年会在召开十余天后缓慢发酵走红就不得不归功于其网红CEO白鸦的智慧了。

这位出生于1982年,学过油画和舞美,读过中专上过电大,摆过地摊做过泥瓦工,号称任过支付宝首席产品设计师的河南信阳人,凭借一通语录,俨然一颗新星冉冉升起,大有新一代教父的潜质。

白鸦欺凌员工、污辱公众智商背后 有赞单季巨亏4亿

有赞CEO 朱宁(白鸦)

将员工最后一滴血榨干

虽然专业为美术,白鸦却成名于如何榨干员工最后一滴血上。

别人家的年会都是一派喜庆的氛围,演几个节目,评评奖,发发红包,白鸦却标新立异,毅然将有赞年会导演成一场鸿门宴。

作为一家知名互联网企业的CEO,白鸦在2000余人的有赞年会上大张旗推行996工作制,取消团建费用,并表示1985年之前出生的招聘对象、法定节假日前后请假超过3天的均须经其审批,引发员工普遍吐槽和投诉。

以前,确实有一些互联网公司实行"996"甚至"997"工作制度,即一周工作6-7天,每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刨去用餐时间,一周下来,工作时长可能长达60-77小时。由于涉及劳动法,多数公司都很低调。

特立独行的白鸦成国内IT界公然对抗国家法律法规第一人。

不仅如此,在大幅延长工作时间却不肯支付加班费的同时,白鸦却又以劳动力冗余为由将裁员大刀挥向现有员工,青睐相对廉价的年轻员工,在他的努力下,有赞正在成为违法欺凌员工的典范,以至于《中国青年报》愤怒地表示,"员工被当成挣钱盈利的工具与手段,为了提高盈利,可以公然违反法律,践踏员工的基本权益。"

白鸦欺凌员工、污辱公众智商背后 有赞单季巨亏4亿

对于那些不从的员工,白鸦则营造一种病态的企业文化:"在有赞会有很大的压力,很多人工作时间很长成了习惯,有赞的人工作和生活很难分开",试图以此洗脑每位员工,曲解他人言论甚至大放厥词,制造工作家庭平衡不好可以离婚的谬论,无所不用其极。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根源是苍蝇还是蛋?

抱怨与吐槽是人们对产品、服务、组织的一种反馈,历来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聪明的管理者懂得任何企业、产品或服务都不完美,他们通过聆听顾客与员工的心声,不断改进,从而让组织越来越健康,让产品、服务越来越完美,竞争力越来越强。

但在白鸦看来,一家公司没人吐槽是不可能的,吐槽都是那些心理阴暗的人干的,如果有人吐槽有赞,这不是有赞的问题,而你不具备"正向思考"的能力。

指责一只苍蝇总是容易的,而反思自己有无问题,身上裂缝在哪里,耗时耗力,正如小时候的我们看电影时只能分辨好人与坏人一样,等我们长大了才明白,人性如此复杂。对于只读过中专上过电大的白鸦来,指责别人比反思自己要容易得多,

当员工炸锅时,白鸦同学依然很不愤,专门发了一条理直气壮的微博,并将其在有赞年会上分享的精彩内容贴了出来。

"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

原想博得满堂彩,结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引得各方声讨,不得不删掉微博,关闭账号,销声匿迹。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一地鸡毛的背后:单季亏3.68亿港元

拥有这样一位昏招迭出的CEO,有赞的业绩自然好不了。

作为一家移动零售服务商,有赞主要专注于为中小商户提供微店铺和移动零售解决方案。去年4月,有赞借道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支付实现曲线上市,前者以55.16亿股股份收购有赞51%股权,并更名中国有赞(08083.HK)。

尽管一再强调"没有人姓公名司"这个金句,白鸦却是中国有赞的第一大股东,持股13.42%,身价超10亿港元。

不过,微信电商始终未能成为主流,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快速消退,过着寄生生活、鲜有创新的有赞正面临空前危机。

2018年Q3财报显示,有赞的核心业务即第三方支付服务实现收入7455.7万港元,环比下降24.21%,仅此一季经营亏损就超3.68亿港元,难看的业绩导致投资者用脚投票。近一年来,有赞股价最高为1.25港元,目前只有0.57港元,蒸发了54%以上,成交量低迷。

白鸦欺凌员工、污辱公众智商背后 有赞单季巨亏4亿

病急乱投医,经过这一番折腾后,领完2018年终奖后还能安心留在有赞的恐怕真的都是一些非常enjoy的"聪明、皮实、要性"的孩子了。请大家一起留下精彩祝福,祝白鸦和他的有赞“越来越好”!(部分图片来自有赞官网)

"白鸦欺凌员工、污辱公众智商背后 有赞单季巨亏4亿"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